嘉梨蒸食

☀没对詹一先生的❤️达到一定程度建议不要关注

【EC cold water

有轻微的BG内容预警

Anna走了几步,牵住了Erik的手,那触感很差,茧有点硌到她了,她抬起头看看Erik,没有什么神色的变化,依然是那个表情,她为了追赶上Erik的步子,不得不走快一点。
Erik半途的时候叫了出租车,让她钻进去后自己进去了。车内的气氛让Anna觉得尴尬,于是她先开了口,"你就不问为什么吗?“
Erik回答说没什么好问的。
出租车在还有100米的停了下来,erik先下车,接着是跟着他的Anna。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直到停在公寓的门口。Erik看了电梯。然后和Anna一起站了进去,他按了“10”。

但是电梯没有收到他的指令,显然。
他这时候有点生气的再按了一次,依然没有反应。Anna在一旁嗤笑,然后拍了拍他的外套说,“我猜它们不太愿意让我来这儿,等一下Erik,让我试试。”Anna打量着这个电梯门上的按钮,然后伸出了手——亮了。
电梯在缓缓地上升,仿佛比平时久得多,Erik宁愿相信这是错觉。
听得到电梯缓缓上升的机械作响声音,老旧的电梯灯忽明忽暗地闪动了起来,不过并不吓人,只是像一些闪动的浮光灯。

·


·


·

·

·


·



·


电梯始终不见停下来,Anna有点慌张地看了看erik,但是可见她并不信任这个陌生人。
“别闹了。”Erik突然说道。
“你在说我吗?”Anna看了看他。Erik没有回答,只是盯着电梯的顶部。
电梯抖一下突然停了下来。打开——竟然是一堵墙。墙上有铁丝网紧紧地覆盖在表面,还有一些诡异的蕨类植物。Anna这时候慌张的大叫,她惊恐地喊着erik是要害死她,天哪她才20岁之类的。Erik只觉头皮发麻,一阵不寒而栗。“这电梯有点问题,可能是停到中间了。”Erik问Anna能不能安静一点。Erik一边死命地按着关电梯的按钮,一边叫Anna喊帮助。这台电梯该死的没有警铃。Erik想拿手机,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手机。
没有哪个奏效。
他挣扎了一会儿,没有办法地坐在了地上。
“真没想到你是和我最后一起死的人。”Anna声音有点哽咽,看着Erik。而erik却一言不发。
'喂,这种时候你不说点什么吗?或是我们来个热吻?要不就在这里做爱?“Anna更加悲壮的开玩笑。
Eirk并不想死,可是他能奇怪的感觉到他不会就这么死掉。

Erik的预感随即得到了证实,电梯在确保他们两个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之后,毫无预兆的自动关上了,然后在第10层的门口停了下来。

可是打开之后并不是第十层。
至少并不是Erik认识的第十层,他第一次感到有点缺氧,难以呼吸。这层楼Erik并不认识,至少布局差不多。他看了看Anna,对方显然刚刚从的惊魂未定中走出来。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Erik说,“你应该走了,为你的安全。”
Anna看起来并不是要走的样子,她死缠着Erik,极其挑逗地看着他,“喂,你还要赶我走??我饿了。“
于是Erik只得作罢,他有钥匙,不知道能不能开门。他试着开每一间房子,最初试的第一间咔哒一声开了。“你真的该走了。”Erik警告道,“真是见鬼。“
但是Anna跳起来亲了他一下。

门开了,Erik不确定自己进去以后会发生什么,可是当一件仿佛你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在你面前的时候,好像没有其他选择。他看向电梯方向,这时电梯还开着,电梯这时候不应该消失吗??Erik嘲讽的想着。然后他的鞋子触碰到了这间屋子的地板,没有什么异样的。忽然,几束光突然从黑暗里不同的地方照射出来,Erik抬头,发现是墙壁上挂的一排排壁灯。壁灯是这种效果吗?Erik心想。什么玩意儿....?他抬头开始谨慎的环视四周,感觉大体上是一座非现代风格的屋子,装潢,非常的简洁却非常能突出设计品味。反正Erik喜欢。要不就住这个鬼地方吧。Erik心想,然后立刻又在脑海里否决。

Anna不见了。

Erik突然意识到。他看向门边,没有人。
这时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上升到血脉喷张,周围很静,他听到太阳穴突突突跳动的声音。
还有一声几乎轻的不能轻的,笑声。
他肯定是一声人的笑声。这声音在他脑子里放大,然后燃成一团火苗。

有人在恶作剧。

  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见鬼的婊子养的戏弄者...是小说的读者干的...一定...等老子抓到你..Erik一边超几个房间走,思绪一边混乱的在他脑子里绕成一坨毛线。他清楚这对分析没有帮助,可是他的思绪就是很乱。他甚至还希望这时候他能是个超能力者,类似于强大的万磁王。
打开其中一房间的顶灯,他没有发现异常,只是那个顶灯居然还是水晶的,一看就很昂贵。该喊叫吗?他试着喊了一声,大腿肌肉却随着余音开始颤抖。他背后凉飕飕的,脊柱都不直。
然后是第二间、第三间,他发现了这房子的一些怪癖,书架上有很多关于生物基因方面的学术专著,有一张主体被划掉面部的学士毕业照片。可是他没有见到一个人。这时他听见电视机咔嚓一声,但是仍然是黑屏。他突然觉得这个恶作剧者是想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从而让他崩溃,没有什么实际上的伤害。于是他悬着的心第一次稍稍着地,不过还是得小心。他开始躺在一张非常舒适而柔软的床上睡了起来。枕头是香的,好像刚洗过。这绝对不是属于他的那种枕头,这不是他的家。他反复警告自己。
“Erik,You are not alone."
Erik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刚好像做梦了...他猛地起身,打开灯,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什么也没有发生,唯一发生的是,他觉得自己是穿着衣服躺进一个诡异的公寓里的..现在自己却在家里。这一晚解释不通。无故消失的Anna,豪华的公寓。自己现在却在自己家。 那不是梦。他在第一次睡着前就警告着自己了,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莫名其妙,于是他在睡着前就反复的暗示自己一定要记得。他的潜意识还好很争气,没有背叛记忆,把这些归结于做恶梦。他看了看看墙上的挂钟,半夜时分,可是他再也睡不着,也无法在这栋闹鬼的屋子里待下去了。他进了卫生间,打算洗一下脸清醒神智,在打开灯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失态的叫了出来。
在肮脏水槽上方的梳妆镜,用新鲜的血画着 心 ,是新鲜的血。新鲜的程度一眼就能看出。心 画的无比之大,占了镜子的一半。他几乎都快吓得坐到地上了。随后他没有去清理血,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杀了人。

Erik飞速的逃离出租屋,他来到Scott朋友Logan开的酒吧。他应该喝一杯,他的左脑建议道。
Erik独自坐在在酒吧的一角,他应该是赶走了几个搭讪的人,然后右脑阻止了他点酒的提议,他不想有醉宿之后的那种感受。Logan不在,要不然这家伙又会和自己吵起来。他现在倒想找个人吵一架呢。
"如果你不喝,那就不算玩乐."一个男人走到他的身边,这时他好奇的没有赶走这个人,因为这开场白真是很对。“我不是..."他欲言又止,何须解释呢?他抬起头看了这个男人,男人这时也看着他。"所以半夜来酒吧?”这个男人笑了。“不....我遇到一些事,无法解释。”“那就不要。”男人这时的语气像是在调情,他的嘴唇都快要贴上来了。Erik躲闪着男人,他不想做,因为那真是很累人,特别是几个小时后就要工作。可是男人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只是露珠般的一个吻,他甚至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唇纹。Erik突然产生了兴趣,”你真美。”那个男人评论道。“听着,我不是什么同性恋,我不想操你,快走。”Erik说完又后悔,他对这个男人还存着好感。也许来一次也不是什么坏事。“啧啧,口是心非的小子。”男人评论道,也不打算走。
于是Erik吻了上去。

放纵的性爱之后Erik精疲力尽的走在去工作的路上,他在路上撞到了人,但还是到了工作的地方。他的大脑疲惫,机械的工作起来。“hi,Erik."Anna走过来拍拍他的肩,他迟疑了一秒”早..上好? 昨天你去哪里了?”
“嗯...?昨天,哦。“Anna别有深意的露出一个娇俏的笑容,”昨天有人很棒呀。“
Erik花了几秒钟来整理这句话的意思,随后他得出了几个推论,不过需要证明这几个推论还需要时间。“你能详细的说说吗?Anna。”
Anna笑着看看他,“嗯?我想在公共场合而谈论你的尺寸可不是什么合适的行为。”
周围的顾客渐渐多了起来,Erik走到工作岗位开始收银,他听见餐厅里的电视在播放着台风逼近的消息。

下午的有人轮班,于是Scott给Erik放了假,他说Erik应该好好休息,因为Erik看起来真是糟糕透了,他还半开玩笑叫Erik回去洗衣服。Erik不会洗的,你们知道。得雇人给他洗。
”你的房子,你还租给了谁?“Erik走到Scott面前,观察他的表情。
“没有谁。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这么看着我。”Scott笑了。
“这房子一直是你的?”收回目光,但同时继续观察对方的表情。
“不...这房子是一个中间介绍人卖给我的,不过你不用担心,听说以前的主人很富有,这只是他其中的一间屋子。”

等广播中的台风台风转化成具象的表现,Erik觉得自己穿的过少。街道周围的植物开始唰啦啦的作响,听起来好像是Lana Del Rey的歌。
他听见钥匙在包包里作响的声音,也听见昨晚梦境中那个不断出现的声音。
Erik。

这时候天下起了雨,Erik廉价的鞋袜被打的透湿,路上全是横冲直撞的行人,地下铁的传过来风的温度灌满了Erik的心脏,雨落下来,从他的眉间滑落到唇峰,他走过一个又一个街道,突然视线被一只小狗吸引。
他蹲下来靠近小狗身边,很幸运的,小狗没有跑。
他满是怜爱地抱起了全身是水的小狗,然后装进自己的包包里拉开一条缝作为呼吸孔。

回到家里的时候整个街区正在停电,Erik诅咒了这该死的天气和房子。
他只得摸黑去开门,当他开门把装着狗狗的包放进去后,房间里只是很微弱的射出来一道光线,好像在说进来吧。
Erik不管,进去了,把狗狗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擦干,然后走到了浴室。
这时候浴室的光也亮了起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镜子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他的马桶被擦的发光,快生锈的花洒也被换成了新的。
Erik先洗了个澡,然后换上干净的T恤。他现在知道自己有了异能,所到之处的灯全会发光。
不过理性在告诉他,该去医院看病了。
他给狗狗弄了点鸡胸脯作为食物,然后走进每一间屋子查看他的异能带给它们的改变。
他的床头柜摆了一束花,依然是玫瑰。
他上前去看了看,花里面插着一张卡。
他拿起来,上面写着:
我想 我喜欢你 你可能会喜欢我吗 字迹娟秀的铜版体,非常好看。

Erik拿起他的Lamy2000钢笔开始写回复,我甚至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请别再开这种玩笑.无论你是谁Anna或者是Scott的朋友,如果你想和我做朋友,那要堂堂正正的来。
他写完回复之后压在了个显眼的地方去查看了一会儿狗狗,在确定狗睡着之后返回来对着空气傻笑。

紧接着在第二天Erik接到了Kurt的电话,对方问他的[神奇狗]有没有完成,Erik直言说他现在正在一家餐厅打工,小说还得加以润色。Kurt表示同情,然后接着对他说Xavier家族的出版社想出版他的小说。
"Xavier家族....那是什么家族?”
“有钱人。”Kurt简短地说,“你和他们家谁睡了?”
“我并不记得,不过有机会的话,我想我会的。”
随后Kurt和Erik又聊了些什么,是出版之类的事宜,然后挂了电话。

Erik真的要开心的疯掉了,他打开几个网页,开始下单买Bob Dylan的周边,他有点开几个顶尖录音设备的网页,在上面浏览着款型。
他总是有最聪明的脑子去买最便宜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周二就送到!
感谢互联网购物!
还有就是,Erik从来不质疑自己在时尚界可以闯出一片天地。

几个星期之后,Erik春风得意地拿着他的钱在纽约最高级的定制服装店做了一身西装,然后他满意地走出来了。不过他越是花这些钱,就是越是感谢那个谁,哦,Xavier。
你他妈到底是谁?

评论(2)
热度(11)

© 嘉梨蒸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