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梨蒸食

☀没对詹一先生的❤️达到一定程度建议不要关注

【EC 】草莓奶油,与悠长夏日

小甜饼  一发完 幼齿EC 在隆冬献给亲爱的你们

今年牛津的夏天是那么难以捉摸,那么燥热、漫长。

Charles坐在摇椅上,专心的品尝着草莓奶油。这是他在夏日里最爱的甜点。在每一个燥热的夏日,似乎有了它,竟也不觉得漫长了。

他享受着奶油在他嘴里化开的感觉,像一片云朵猝不及防被雨点打湿。那一颗颗鲜红又熟透了的草莓,甜得很,但也不至于发腻。咬下去一口,是泛白的可爱莓肉。

Charles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他嘴里哼唱着《泽维尔家的理发师》的调调,在心里衷心的感叹着为什么今天是如此美好的一天。

然后他想起了在学校的那些日子。

Erik•坏蛋•Lenhsherr

这个名字。
Erik  在心里翻涌起来,Charles虽然一时想不起他长什么样,但是就是一个名字,也足够恶心到他了。

Erik•性感的坏蛋•Lenhs……

Charles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性……感……?他怎么能配得上这个词语,嗯……刀砍斧削般英挺的轮廓……拿着本《纯粹理性的批判》站在学校办公楼里的侧影……逃不开的那双诉说着一切的灰……

STOP!!

Charles这是些什么词语。

斯德哥摩尔综合症 受虐等词语在他脑袋里炸开。

这是什么鬼!!

不行……一定……一定是………快点分散注意力……不要想他……怎么办,这种脑子被别人占据的感觉还真是很糟糕……

“快点毕业吧,我恨这种感觉。”charles小声咕哝,自从Erik开始在各种公共场合叫他Charlie宝贝,自从大家都以为Charles喜欢他,还有人不分时间地对Charles说,你喜欢人家就去亲人家一下啊。他觉得那一切都源于Erik对自己的讨厌,那缺乏锻炼的身体让他不能赢得各种运动的奖品,他走在Erik身边,就像跟了一个媳妇儿……不,就像小跟班狗一样。Erik的朋友如是笑道。
于是他再也不跟Erik说话,以防被那些眼光生吞活剥。但是Charles哪里是怕那些眼光呢……

所以Charles就下定决心要讨厌Erik,虽然名为“讨厌”这种感情在Charles心里发酵不起来,但至少要做到“不喜欢”。

——————————

该死的,不能破坏今天的好心情,这可是第一个上公学以来的暑假

于是Charles开始更加用力地挖草莓奶油,简直都快挖出一个洞来了。

然而他把勺子扔了出去,完美的抛物线,砸在了一个人的头上。那个人“阿”的一声就倒在地上。

Charles本想起身道歉,但是在他发现就是那个始作俑者宇宙大坏蛋Erik时,他吓得心都跳了出来,赶快低下头,把棕红色头发撂到自己眼睛前面,以为这样就能营造出‘我不是Charles’的效果。

然后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草莓奶油连同杯子一把被狠狠地夺走了,他猛然睁开眼睛——果不其然是Erik。这个宇宙大坏蛋!我X!

Charles真是恨死他了,他恨死他在炎炎夏日里依然冷峻的脸孔,没有成人后那么凌厉的目光,虽然这一点在当时Charles并没有意识到。他恨他不留情地拿走他的草莓奶油,然后用勺子……什么?勺子??

然后charles意识到,刚刚……他砸到了了Erik……于是怒火被磨平。

但是草莓奶油还是要拿回来的,于是他闪烁着他漂亮的蓝眼睛,就像小猫一样望着Erik

“还给我……好吗?”并不是讨好的语气

对方不为所动。

于是Charles准备主动出击,他想跑过去拿回他的草莓奶油,可是他刚一迈出去,就被绊了一下,“哎哟”Charles惊叫出声,重重地摔在草坪上。

他差点吃了口草,脑袋里嗡嗡的一片。

但他抬起头来,并没有愠怒,反而是那种逆来顺受的笑。

但这不对——Charles不能这样,于是他赶快换了一副表情,是比哭还难看的笑。

Erik看着他,带着戏弄的眼神。

今天的Charles也是那么可爱。——还不知道打到了自己。

Erik就是想要毁灭他的好心情,凭什么Charles见了谁都是一副笑脸,唯独对他没有好脸色。

于是他走过去拿走了他的草莓奶油。

谁知Charles反应那么大,跳起来就想开始和他玩拉锯战。

Erik是不会让他就机会开始的,他只是优雅的伸出了脚。

猛然扑过来的Charles显然没意识到,然后他重重地摔了下去。

他自己爬起来,对方显然没有要扶他的意思。

Charles站起来时是直着脊背的。

就算跌倒了,还是要保持尊严的。

他从Erik手里抽走草莓奶油就准备往前冲,但被Erik强有力的制止了。

他就挡在他面前,身高足足比他高两个脑袋。

Erik想笑。草莓奶油,还真是和Charles天生一对。尤其是——当那奶油粘在Charles脸上的时候。于是他伸出手在Charles的嘴边重重的摺了一下。

Charles瞳孔放大,说不出一句话。

他能感到对方冰凉的指骨,以及隐隐约约的能看到Erik若隐若现的锁骨,还有——Erik眼中的欲望,那么——诉说不尽。虽然Charles还没有迎来青春期,但是那一刻,足够让他拥有让青春期般躁动的心。

然后鬼使神差的,Charles在他嘴上啄了一下(是啄还是舔,估计只有Charles自己才知道,不过在以后他执意要说的啄)

!!!!!!!!!!!!!!!!!!!!!!!!在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还没来得及看Erik什么反应就是要往前冲。

但这次,Erik没拦他。

Charles羞红了脸(岂止是羞红了脸,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想让自己看起来一切正常,起码——耳朵不要红。那样很难受——脑袋也无法思考。

但办不到,过路的人都看的出来Charles什么心思。

不过没猜出来,是与一个男孩就罢了。

                           *****

Charles大步流星的回到家,用钥匙开门后,就开始脱衣服。线衫到内裤,一路走衣服一路散一地。

然后他赤裸地走进浴室,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Charles,我看你是疯了。”他对着镜子说,突然Charles又满脑子都是他主动跳起来吻Erik的那个画面,他自己主动凑上去,毫不害羞地用舌头舔了他的唇一下。

“好了,这下这事是真的了。Erik也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他埋怨自己,用手恼怒地抓自己白净的大腿,留下几道红色的抓痕。

Charles默默开了淋浴,把整个人都穿过其中。好像这样就能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他洗完澡,仍是全身赤裸走出来。他就这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然后他想到一个解释。

|
Erik嘴上有奶油?

好吧,这狗屁不通。Charles急得在室内渡步。

该怎么解释……
该怎么解释……

Erik以后肯定不会正眼看我了,他甚至不会再看我……

意识到自己不讨厌Erik,Charles再次涨红了脸。

“讨厌你,Erik•混蛋•Erik。:

Charles对着空房子喊道,随后他欢快地钻进了被子里

                         ******

再次见到Erik是在暑假过到一半时,Charles在吉诺莎花园的葡萄架下一眼就看到了他。

葡萄藤的枝蔓和他的身影互相掩映,互相追逐。从顶上均匀洒下来的光斑打在他颀长的身材和恰到好处的肌肉一眼就被Charles看在眼里。

“oh……这真是太……”Charles没说完那个词。他看到Erik,还是决心要解释一番。

他局促不安的走上前去,一只手背都被另一只掐出了红印,好不容易走到他面前。

刚想开口,他的嘴就被Erik的手捂住。

Charles的脸又开始发烧了,一直烧到耳根。

“嘘,别说话,我的草莓奶油,天气这么热。“Erik神秘地看着他。然后Charles感觉到Erik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

他很想质疑,为什么天这么热不能说话却要把自己抱住。但下一秒Charles意识到Erik是在抱他。

天哪……E R I K 是在抱我?

他不敢问为什么,也不敢看Erik那张脸,他只是把所有的想解释话都吞进自己肚子里,然后轻轻地说“下午,下午我们去划船吧,船坞开了。”

Erik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不露齿的那种。

END


在牛津有各种各样的船坞,7、8月份开放,在船上谈个小恋爱,看本书真是很浪漫

评论(1)
热度(38)

© 嘉梨蒸食 | Powered by LOFTER